如果你有一些关于人生的想法或感受想和其他人分享,电视是最好的

如果你有一些关于人生的想法或感受想和其他人分享,电视是最好的

约翰威尔斯(John Wells),曾担任过《急诊室的春天》(ER) 与《白宫风云》等影集的节目统筹,以及影集《南国警察》(Southland)的监製。他也曾是美国编剧工会西岸分会的理事长。

潘蜜拉道格拉斯(以下简称潘):如果你能够回到过去,与当时还在念大学或念影视的自己对话,有什幺关于担任影集编剧或製作人的事情是你现在知道,希望让当时的他也知道的?

约翰威尔斯(以下简称约):我会希望那时候的我知道,(编剧)这件事究竟需要多少时间。这是门非常耗时的技艺。初出茅庐的你可能会想这只需要一、二年,但在写出堆起来大概一呎半高的素材之前,你还不算是真的有所进展。要一直到那一刻,你才能开始把自己视为所谓的编剧。

我会希望当时的我知道,写作就像学一种乐器。你得先练个四、五年才不会觉得彆扭,花个十年才能算是学会。但这对学生来说很难理解:他们念了十二年基础教育,四年大学,通常还有两年研究所。虽然他们才刚起步,但在他们眼里,他们已经念了十六、十八年的书,是时候要一展身手了。

更何况乍看之下,写作实在很简单。如果你只看到最粗浅的表面,你会觉得「这我也行」。但这门技艺需要你不断地试了又试,无论如何都要继续下去。要累积到能把事情做好的程度,需要非常长的时间。我很难信任写作经验不到十年的编剧。就算我喜欢某人写的某个剧本,我通常还是会请他再多给我三到五个範例。我知道他们给我的是个人最引以为傲的作品,但我更想看见他们在成长过程,究竟做了多少,他们在写作这个长期抗战里头,究竟投入多少。

我自己写过一百个以上的剧本,编审超过六百个,但我还是对于自己写出来的每个剧本感到不满。写作是一个毕生志业,不是一种成就。我已经在这行做了二十年,但我每天还是会学到一些关于写作的新东西。

潘:写作可以透过任何一种媒介,为什幺你选了电视?

约:如果说我追求的是,写出我能够满意的角色深度,那幺就算我本身也参与电影,我还是不会把电影纳入考虑的媒介。以《急诊室的春天》为例,有些角色的成长是来自我长年写作的结果。我不是在把自己和伟大的英国作家狄更斯(Charles Dickens)相提并论,但我还记得多年前史蒂芬布奇柯曾经说过,他想透过《霹雳警探》做的事情,就好比当时狄更斯每週出版一章自己的作品。

电视的内容也不太一样。对我而言,我可以在电视上认真写的主题,比多数人家要你写的电影更具吸引力。

除此之外,如果你想实际参与自己作品的创作过程,电视远比电影来得容易。电视的节奏很快,所以不会有多头马车的时间,你不仅可以看到自己的作品问世,还不需要等上太久。有些我参与的电影可能过了好几年都还没开始製作,等他们又来要另一版剧本,我都已经不记得三年前写下初稿的时候自己在想什幺。如果是电视,你今天写完剧本,十天后已经在看拍出来的工作带了。

潘:大家都说电视会随着有线台、网路或数位录放影机带来的影响而改变。你觉得电视影集这门艺术的未来是什幺?

约:科技会带来短期改变,但我们现在做的事情跟乔叟(Geoffrey Chaucer)一千年前做的事其实没什幺两样:我们都在创作故事。我想我们真正感兴趣的还是人,去听他们的故事,在里头找到自己人生的影子,然后带来净化心灵的体验,这部分还是没变。

我其实觉得这是个对编剧来说非常让人兴奋的时刻,因为你可以透过更多不同的方式,让你的作品与观众见面。你可以先写点什幺,然后用在店头买的数位摄影机把它拍出来;你可以有机会参与有线台的影集,里头可能有无线台无法製作的内容。机会是无穷无尽的。钱可能没有过去赚得多,但如果你有一些关于人生的想法或感受,是你想和其他人分享的,电视是你最好的分享方式,而过去也从来没有过这幺多的机会。

潘:最后,有任何要给新手编剧的话吗?

约:这会花上远比你预期更长的时间。不要放弃,继续写就对了。

有个当年跟我一起念南加大的家伙,有段时间我每年都会在跨年派对上遇到他。每次遇到我都会问他最近在干幺,他会告诉我他在写的内容,然后我发现他去年也在写一样的东西,这个情况持续了三、四年。除了你用来餬口的工作外,你还必须要一直写下去,每年针对不同影集至少写三、四个潜力剧本。你得要做到这种程度才能成功。

就算我有些朋友一毕业就接到业界工作,或卖出了剧本,过个三、四年,他们还是得苦个四至六年。我真的不认识任何一个有才华最后也功成名就的编剧,当年不曾苦过的。这就是身为一位艺术家的宿命。

  • 2020/07/02
  • 364阅读
  • 作者:
主页 > 项目新闻 >如果你有一些关于人生的想法或感受想和其他人分享,电视是最好的